<var id="trvxj"><dl id="trvxj"></dl></var>
<var id="trvxj"></var>
<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cite id="trvxj"></cite>
<var id="trvxj"></var><var id="trvxj"><strike id="trvxj"><listing id="trvxj"></listing></strike></var><var id="trvxj"><video id="trvxj"></video></var><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

一般社団法人日本徽商協會

イメージ

ようこそ 一般社団法人 日本徽商協會

このホームページをご覧頂き、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徽商活動情報

重返自然家園

評金醒石《南極系列》―邱正倫

?

     就中國當代藝術創作而言,對自然題材的關注越來越廣泛,特別是通過生態環境災難冶煉而形成的題材炙手可熱,致使自然主義創作題材盛囂塵上。問題正好出現在這里,自然題材誰都可以擁有和挖掘,但不是誰都可以從中探尋到蘊藏其中的藝術精神礦脈。就藝術史而言,自然主義不僅僅是一種藝術流派,更是一種有關自然的人文態度,一種有關自然的精神家園。
     當下的繪畫創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題材焦慮癥,包括自然題材在內。奇怪的是,當下有關自然寫生創作和生態題材創作表面上熱鬧非凡,豐收在望,但是現實的創作生態并不樂觀,有著自由創作使命的藝術創作似乎已經是明日黃花不復存在,集體復制、集體淪陷正在成為一種普遍的創作現實。就繪畫創作而言,一言及自然題材就是寫生,就是通過筆墨或者油彩或者其他繪畫顏料去復制自然,在筆者看來,這種復制性的寫生方式跟用照相機復制自然沒有任何兩樣,整個藝術界呈現出來的狀態是:畫家對自然的精神冶煉和人文提取變得既渙散又貧乏。金醒石的《南極系列》似乎在給我們提供一種新的啟示,一種改變現狀的積極努力。從繪畫材料看,金醒石摒棄了油畫顏料和中國畫的水墨方式,主要采用日本的巖彩進行創作。在金醒石心目中,只有巖彩這種繪畫材料能夠深刻地表現畫家內心的南極形象。我不知道金醒石去過南極沒有,也不知道去過幾次,這些似乎并不重要,也不是筆者感興趣的事情,我感興趣的是金醒石對南極的態度,是他對自然題材創作的所指系統,是他對自然意義的視覺闡釋方式。所以我依然堅持認為金醒石的方式是一種重返南極的行動。我一直以為,自然不是一種純粹對象化的消極存在,自然是有生命愿望和生命期待的精神存在,而且自然本身的生存狀態與人類的生存狀態從來就是交織在一起的,馬克思曾經說過:“人是自然之子,自然不斷向人生成?!边@種理解方式和闡釋方式或許是由于人們過于熟悉而被人們所淡忘、所忽略。所幸的是金醒石的《南極系列》又一次將人與自然相依相存、相沖突相統一的話題重新擺在了桌面上,畫家此時不是一般性的寫生愛好者,也不是當下普遍流行的淺唱低吟,金醒石要做的不是這一切,而是努力地超越這一切。重返南極、重返自然,這似乎成為金醒石創作《南極系列》的第一動力,這種重返不是一般性的寫生旅游性的獵奇與冒險,而是一種更為深入的視覺哲學審視。就一般性的寫生創作而言,金醒石當然不會充滿熱情,而是盡可能避免。因為當下的繪畫創作,寫生成為畫家躲避創作貧瘠的救命稻草,但是當這種抓取救命稻草成為一種風尚,其實質正好是畫家集體平庸的見證。這不是對寫生創作方式本身的詬病,而是對藝術創造自由精神使命失落的警惕。從創作《南極系列》的金醒石來看,他似乎已經敏感到一般性寫生模式隱藏的創作危機,他在這組作品創作過程中,有意識避免一般性寫生的信號十分明顯,畫家在極力擺脫所有題材的意義附加,擺脫自然題材的抒情色彩,甚至在努力擺脫作為風景繪畫的經典性訴求。在《南極系列》里,作者有意識去展現和表達南極的自然存在狀態和一種不可預測的命運,畫家有意識地讓色彩和筆觸給通往畫布的南極形象施加視覺壓力,同時也給自己和觀眾施加一種超乎尋常的審美觀看壓力。
     從一個更為直觀的角度看,金醒石的《南極系列》擺脫了一般風景畫的創作窠臼。一觸及風景畫,我們的許多畫家很容易想到巴比松畫派,想到那種極力擺脫現實生活場景的唯美主義畫風。當代風景畫家總是千方百計以一種謳歌的筆觸去美化現實,讓現實顯現出夢幻。巴比松畫派的藝術風格事實上構成了當代風景繪畫的普遍模式,不少畫家樂此不疲,大有不畫出最美的風景決不罷休的志向。金醒石不是這樣,他毫不猶豫地繞過這種模式,從直面現實本身出發,他的筆觸直指處在生態危機中的南極,他像一個大夫一樣將自己的畫筆轉化成視覺診斷儀器,不斷地聽取南極、聽取自然本身的真實心跳,然后力圖做出準確的視覺判斷,呈現具有針對性的視覺報告。他的這種藝術態度與英國風景畫家康斯太勃爾有著一種精神意義上的呼應,康斯太勃爾主張畫出客觀中的自然風景,而不是那種一味抒情性的浪漫作風,金醒石同樣恪守這種藝術操守,針對南極他更多地表現出一種望聞問切的視覺診斷方式和治療態度。不僅如此,如果說康斯太勃爾僅僅出于展現客觀世界的真實,金醒石則希望通過自己的畫面去披露自然世界遭遇的人類單面現代化進程所引發的人禍,并由此引發出一種尋找南極圣山的視覺指引,就像艾略特在《荒原》中發出尋找圣杯的呼喊一樣。換一種說法,在這組作品里,金醒石不是像太多畫家所做的那樣,用遠離現實的抒情筆觸缺少疼痛感的唯美畫面去討好市場賄賂觀眾,畫家要做的是迫使人們去思考南極的生態命運與人類的生存命運的越來越巨大的視覺沖突,這當然是一種自然與人類的共同命運,但不是一般的自然加上人類或者是人類加上自然的簡單的數學算式,而是一種全新的自然人文彼此滲透的生命存在形態,是一種表達拯救的精神訴求。在《南極系列》中,這種表達拯救的精神訴求尤其變得愈加強烈。同一般性的自然寫生的創作方案不同,金醒石的創作首先是躲過了形態主義的描寫方式,繼而也躲過了自命不凡的宣傳標語口號式的生態題材創作樣式。這種躲避的方式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創作策略或者失去痛感式的安全意識所致,正好相反,金醒石的躲避構成一種不同凡俗的精神操守和一種強烈憂患意識的創作使然。
     因此,金醒石《南極系列》雖然也是基于自然主義的題材因素,但是他的創作指向是一種重返者的立場,一種特立獨行的精神姿態,金醒石有意識地超越一種表面的自然主義樣式,作為一種深刻思考狀態下的自然精神超越,金醒石的作品彌漫著一種視覺哲學氛圍,呈現出一種新人本主義的自然觀,一種新藝術的極地之光!

 

???

 

 

 

▲

试看做受120秒免费5次,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AV免费,欧美人与动牲交片免费播放,亚洲日韩AV片在线观看
<var id="trvxj"><dl id="trvxj"></dl></var>
<var id="trvxj"></var>
<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cite id="trvxj"></cite>
<var id="trvxj"></var><var id="trvxj"><strike id="trvxj"><listing id="trvxj"></listing></strike></var><var id="trvxj"><video id="trvxj"></video></var><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