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rvxj"><dl id="trvxj"></dl></var>
<var id="trvxj"></var>
<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cite id="trvxj"></cite>
<var id="trvxj"></var><var id="trvxj"><strike id="trvxj"><listing id="trvxj"></listing></strike></var><var id="trvxj"><video id="trvxj"></video></var><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

一般社団法人日本徽商協會

イメージ

ようこそ 一般社団法人 日本徽商協會

このホームページをご覧頂き、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徽商活動情報

妄談傳統是一個很扯淡的事情

―由東京新畫派畫家趙龍光先生的作品所想到的傳統核心與外延

?


     趙龍光 1948年北京生。祖藉安徽省霍丘,十歲始隨父習書法及繪畫,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哲學系畢業。1986年旅居日本,于多摩美術大學大學院、學蕓大學大學院留學,現為橫浜FERRLS女學院大學講師。



     傳統一定是具體的,多元的、豐富的構成概念,絕非一個籠統的名詞。雖然它以某些形式存在著,但是本質上它是一系列延續至今的精神系列的組合,如此才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傳統體系。
     中國的文化界、藝術界,有很大一幫人熱衷于談傳統,熱衷于標榜恢復傳統,但是什么是傳統?如果孔孟是傳統,老莊就不是傳統了?荀子、墨子、韓非子就不是傳統了嗎?連殉葬都是傳統,是否要去繼承和恢復呢?毫無疑問不是。
     中國畫什么叫傳統?其實也是一個很含糊的概念,如果說宋元以來的文人畫是傳統,那難道敦煌壁畫就不是傳統?秦漢的壁畫、刻石不是傳統?楊柳青年畫不叫傳統?連陜北婆姨的肚兜上的刺繡也應該算做傳統吧?
     所以不要含糊其辭,傳統一定是具體的,多元的、豐富的構成概念,絕非一個籠統的名詞。你不能說趙無極的畫不傳統而李可染的畫就傳統,或者說吳昌碩的畫比齊白石的畫傳統,這是偽理論,是強詞奪理的文化話語權爭奪。
     傳統毫無疑問包含了好的傳統,也包含了壞的傳統,包含了先進的東西,也包含了很落后的東西。雖然它以某些形式存在著,但是本質上它是一系列延續至今的精神系列的組合,如此才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傳統體系。
     就中國繪畫而言,傳統不僅僅是那些樣式,還包含了中國藝術家、繪畫者的獨特而固有的思考模式、審美情趣、材料及工具的使用習慣。但是這些材料工具絕非限定在我們所熟知的筆墨紙硯,它的外延要豐富的多,中國從古至今的美術創作的載體中,紙張、布帛、木板、石材等極為豐富,所使用的顏料里除了各種墨,還有植物的、礦物的,水性的油性的各種屬性的色彩,筆也是尖頭的、平頭的、動物毛發的,植物纖維的等等數不勝數。所以若是僅把中國畫理解為單一的毛筆和宣紙以及十二色或二十四色的中國畫顏料,則真的顯得有些沒什么見識了。



     “有法而無法“——是一種人為的自然主義,并非不經修飾的自然,但是又避免刻意的修飾,讓其呈現自然的形態。
     雖然我并沒有和趙龍光先生談過這個話題,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會認同我的這個關于傳統的論調。中國人延續至今的是一種復雜的精神系統,中間受到了許多次外來文化和本國少數民族文化的影響和融入,絕非一個名詞就把一切概括了。雖然有其固有的呈現形態,但是實質上的東西卻是一種可以意會難以言傳的東西,正如趙先生的畫作,雖然乍看上去是很現代的,極富時代感,但是深入觀察你便發現他的東西骨子里面還是中國式的,但是又不能簡單的概括為傳統,他的作品精神核心始終圍繞著中國數千年來所形成的審美范式:線條的節奏、色彩的平面化和豐富性、構成的疏密有致,意向的想象空間,這些都是西方繪畫所不具備的。但是它又完全不同于那些程式化的筆墨皴染(誰規定的傳統就只是筆墨皴染?)或者是那些疏可走馬密不透風的初級教條,表面上看他的作品有很強烈的規律感和形式感,但是實際上,他的作品又是完全沒有規律可以找尋的,這又和中國歷史上的繪畫中所講的“有法而無法“不謀而合。
     中國人強調一種苦心經營的自然,這就是中國畫中所談到的師造化。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園林中的盆景或山石,明明是費盡心機去營造的,但是它又給你一種渾然天成的感受,這種審美的情趣是中國視覺文化和空間文化中所特有的。它是一種人為的自然主義,并非不經修飾的自然,但是又避免刻意的修飾,讓其呈現自然的形態。這在宋元以前的美術作品中是很高級的審美,如宋代的五大名窯和漢唐的刻石以及唐宋元之間的山水花鳥作品都呈現出這種獨具匠心但是不露痕跡的自然形態。



     真正偉大的藝術,一定不會讓觀眾看出你努力的痕跡
     趙先生的作品也是如此,我曾指著他一幅一米不到的畫問他用了多久的時間。他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一個月”。著實的把我嚇了一跳,許多的“中國畫家”一幅丈二尺寸的巨幅畫作頂多七八天也就完成了,趙先生卻要一個月,不禁讓我好奇起來。仔細一看,這幅畫細節極為豐富,一點一畫形態各異,絕非程式化的固定動作,不禁讓我產生了本文開頭的那些感受,在這樣的一個大多數人都像得了狂躁癥的時代里,有人可以靜心的去繪制一種構成極為考究的作品,也真的是非常難得。不禁讓我聯想到雨果對法國文藝復興的諸多偉大藝術家的一句評價:“真正偉大的藝術,一定不會讓觀眾看出你努力的痕跡”。面對這樣的作品你所感受到的是一種撲面而來的感染力,作品的技巧已經被全部拋到腦后了,這樣的作品才是優秀的作品,不需要去牽強附會的去解釋,或者非要去套到哪個流派或觀念之中去。
     劉國松曾說要以最深的功力打進去,然后以最大的勇氣跳出來(原文不記得了,但是大意如此)。我想,他所指的就是本文之初的那個“傳統”,但是我對這句話有些不以為然的是,傳統是如堂吉訶德里風車一樣的虛擬巨人,它并非是一個站在那兒等著你挑戰的權威,它是一片多彩的天空,當下的中國人都活在這片天空之下,它是由無數個具體的事務所構成的又很難厘清的虛擬整體。所以,它的外延一定是極為豐富的,多元的。也正如趙先生的作品,有著很多種的樣式、風貌,但是合起來看,他的作品又是統一的彼此關聯的,我想這里面的關聯,就是我所談到過不止一次的中國文化的精神性。這個詞看似有些玄妙,但是卻毫又很容易被感受,趙先生所描繪的山,不像任何一塊具體的巖石,也不像任何特制的峰巒,但是你一看就知道這是中國的山,正如無論中國人走到哪里,你可以改變穿著打扮,改變你的語言,但是你改變不了你的胃,這是根深蒂固的精神記憶,所以跳開中國畫里的那些陳腐教條,才可以找到它自由表達的可能性。


 

???

 

 

 

▲

试看做受120秒免费5次,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AV免费,欧美人与动牲交片免费播放,亚洲日韩AV片在线观看
<var id="trvxj"><dl id="trvxj"></dl></var>
<var id="trvxj"></var>
<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cite id="trvxj"></cite>
<var id="trvxj"></var><var id="trvxj"><strike id="trvxj"><listing id="trvxj"></listing></strike></var><var id="trvxj"><video id="trvxj"></video></var><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