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rvxj"><dl id="trvxj"></dl></var>
<var id="trvxj"></var>
<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cite id="trvxj"></cite>
<var id="trvxj"></var><var id="trvxj"><strike id="trvxj"><listing id="trvxj"></listing></strike></var><var id="trvxj"><video id="trvxj"></video></var><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

一般社団法人日本徽商協會

イメージ

ようこそ 一般社団法人 日本徽商協會

このホームページをご覧頂き、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徽商活動情報

沒了主義,畫家怎么畫畫?

——讀“東京新畫派”畫家金醒石先生作品有感

?


東京新畫派畫家 金醒石


     百年以來,主義一詞在中國橫行,革命要依靠“主義”、政治需要“主義”,文學藝術也要附上“主義”一詞,但是并沒有多少人認真思考過什么是“主義”?
今天的主義和古代中文的主義完全是兩個概念?!兑葜軙ぶu法解》:“主義行德曰元”,孔晁注:“以義為主,行德政也?!庇纱丝梢?,古代的“主義”實為兩個詞,“義”是核心;而今天的主義則是一個詞——如果我沒有記錯,這個“主義”一詞來自于日本——更多的是一個理論系統的指向概念。
     在西方,主義的后綴是“-ism”,是一個名詞的后綴,可以指某某人、某種語言風格特點、某種宗教、某種制度或者行為、還可以指某種系統……換句話說,這個“-ism”,就是英文里最常用來分類的一個后綴,并不具備明顯特指,相較中文“主義”里所代表的革命性或排他性,只是個極為普通的名詞后綴。
     但“主義”一詞到了中國,就顯得義正嚴辭,甚至有些非此即彼的絕對色彩,這或許是中國百年來的革命風潮所致(請注意,革命一詞也來自于日本)。繪畫領域更是如此,一百年里出現的“主義”估計不下于幾十,但是西方人的所謂主義,就是一幫興趣相投的人走到一起,他們未必要去打倒誰,也未必要去革誰的命、抄誰的家,至少,他們的革命色彩不像我們這個國家的藝術家們這么濃厚。
     解放期間一直到文革結束,中國的藝術家們是在政治的指向之下的,而且還是在革命的主義里行進;解放之后直到今天,我們中國的文藝界基本上是在重復西方的文化藝術潮流,出現了無數種的主義和流派,延續的依舊是革命的方式——區別在于他們是革“革命”的命。



金醒石作品


     但是問題來了,今天我們還需要革命嗎?藝術還需要那么多的主義嗎?畫家畫畫是否要在主義里才可以?沒了主義,畫家就不能表達了?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但又是一個極為具體的問題。藝術的表達本質是什么?無非是思想、見解、觀念、態度、情感、理想、追求,繪畫當然也是一樣。不過,中國的事情是這樣的,在“主義”之下的繪畫,基本上是把個人放在第二位的,甚至個人是可有可無的,至少一百年來的畫家個體是大致隱藏在主義之下的,這不就背離了藝術的本質了嗎?個人當然比主義重要,畫家又不是工具。
     我剛才說了,創作是一個很個人的問題,但是藝術界在百年來稀里糊涂的就將個人搞丟了,中國的當代藝術強調個體感受,但是它又是在西方后現代藝術在中國的一個異種,說白了還是在一種集體的面貌出現的“‘革’革命的‘命’”那種集體主義邏輯。
     繪畫如何表達真正意義上的個人?首先要去強調繪畫性,什么叫繪畫性?說白了就是少一些主義、少一些程式,多去強調畫家自身的心靈感受、思想見解,繪畫只有在功利性作品里才去強調目的性,但是純粹的作品不見得需要那么多的目的,感受有很多時候比目的還要重要。
     如果非要搞出一個目的,請問,活著的目的是什么?總不是死吧。這種終極追問,我覺得是導致主義橫行的一個重要因素,繪畫里不要那么多終極追問,畫畫就是畫畫,終極追問只會將繪畫引向絕路,這是現代藝術的一個毀滅性的問題。


金醒石作品


     要說明這些問題,我想從我的好朋友,旅日畫家金醒石先生的作品談起。
     我與金醒石先生相識在東京的一個很偶然的活動之中,在和他交流過程里他一直帶給我的印象就是率真、直接,甚至一瞬間還感覺有些天真。后來,便有幾次比較近距離的接觸,在接觸里,驗證了我對他的判斷。
     再之后,我知道了他是自由習畫,古往今來的流派風格他基本上都涉獵過。他曾傳給我許多從年輕到現在的作品,我確實看到了琳瑯滿目、各類風格作品。在他早年的作品中,有近似乎蔣兆和似的人物繪畫,有一些風格頗像傅抱石的山水作品,還有明顯受到西方現代藝術影響的一些色彩繪畫……風格的多樣性讓我覺得非常的詫異。
     一個畫家精力旺盛到這種程度確實讓人敬佩,只是我在想,這些東西哪一個是真實的他?其實哪一個都是,但是又哪一個都不全是。藝術家的成長經歷一定是多樣化的,見解也是不斷的在完善和逐漸深刻的。
     孔子說“五十而知天命”,金先生也已過五十,那些青春的懵懂、年輕的躁動也早已過了,正如他那些早年的作品,熱烈、生猛已成為過去式,沉淀下來的便是更加深沉的思想和精煉的表達方式。
     金醒石先生數十年的時間里在日本一直研究日本繪畫,尤其是日本的巖彩繪畫,在這個領域里面幾乎無人出其右。不過技術畢竟只是技術,藝術的表達更需要深沉的東西來支撐。
     從他近些年的作品里,可以看到越來越多不可名狀的東西,原有那些非常確定的邊緣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更加深邃的空間概念。


金醒石作品


     我們都知道,西方的寫實繪畫就是精心營造一種借助透視的視覺錯覺,而清晰具體的邊緣是這種繪畫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技術基礎,后來西方進入現代藝術之后,也力圖消失這些邊緣線,但是最后卻不知不覺的將內容也消解掉了,不知不覺中走進了死胡同。
     但是東方的繪畫卻很好的解決了這一點,有一次和金先生交流的時候,他說繪畫出了三維空間之外,還有一個四度的空間,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當然不是說什么“異度空間”,而是一種繪畫語言所引起的視覺和精神的張力,將觀眾引向畫面之外。尤其是在減弱了邊緣線之后,增加的就是繪畫的想象空間,再加上他所受到的巖彩畫的訓練,將單純色彩背后的層次和色階變得異常豐富,進一步加強了色彩自身的張力。
     我們都有一個經驗,越是具體的東西,越是難以讓人充滿想象。這就是美國的硬邊藝術那種蠻力的藝術形式所不具備的延展力量,硬邊藝術是寫實繪畫發展的另一個極端,強化了視覺沖擊力,卻弱化了藝術的表現力。
     如今,我們經常談“雋永”一詞,所謂雋永就是意猶未盡、欲言又止或者言有盡而意無窮,這是古往今來人類文化,尤其是文學藝術里非常重要的一個感受標準,尤其在詩歌和音樂之中,這種感受是一種極為高級的審美標準。
     繪畫也是一樣,中國文人畫尤其是寫意畫所追求的就是這種東西。文人畫本身是對院體畫的程式化的反叛,只是后來卻稀里糊涂的自己也進入了程式化的誤區里,把自己也玩兒死了,當出現寫竹有如寫“個”、“介“之后,更是徹底宣判了中國文人畫的死亡,因為它徹底的將個人的感受和那些意象、想象謀殺了。


金醒石作品


     可是這些久違的東西卻從金醒石先生的作品里又悄然的回歸了,若不是他留學日本的經歷,若不是他在東京二十多年的時間里看到了世界范圍內的優秀作品,恐怕的確不會有他今日的見解和表達。我們的溝通之中最常提到的就是繪畫的純粹性和表達的個體性,藝術家永遠是作品的起點,正如今天這個時代,人,而且是個體化的人,是生活的起點一樣。
     我想,只有將繪畫還給畫家,將革命和主義還給歷史,繪畫才可以回歸,也才可以真正的發展。(文/王灝)

人物簡介


     金醒石,滿族,東京新畫派畫家,著名旅日畫家。1963生于北京,自小師從著名畫家曹懷義、蕭勞、姚有多,學習中國古典詩歌、書法和繪畫,后隨王魯桓學習篆刻和雕刻。1987年3月自費留學日本,于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造型學部日本畫系畢業?,F任醒墨會會長,東京畫派發起人,東京新畫派會員,并擔任讀賣日本電視臺文化中心專任講師。
     曾獲中國重彩巖彩畫展優秀獎、日法現代美術展名譽總裁獎諸多獎項。在日本期間,曾在東京銀座三越畫廊、橫浜崇光畫廊、東京椿山荘畫廊、地球堂畫廊及日本大城市等畫廊成功舉辦個展50余回,并每年參加日本臺灣水墨畫家選拔展、新東京美術館、東京都美術館、現代水墨畫家特別展。他曾受邀參加首屇海外華人華僑書畫展佳作賞、中國改革開放書畫匯報展參展、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5周年海外華人華僑書畫展、紀念日中邦交友好35周年、奇人奇筆畫黃山特別展等紀念展。

 

???

 

 

 

▲

试看做受120秒免费5次,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AV免费,欧美人与动牲交片免费播放,亚洲日韩AV片在线观看
<var id="trvxj"><dl id="trvxj"></dl></var>
<var id="trvxj"></var>
<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cite id="trvxj"></cite>
<var id="trvxj"></var><var id="trvxj"><strike id="trvxj"><listing id="trvxj"></listing></strike></var><var id="trvxj"><video id="trvxj"></video></var><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