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rvxj"><dl id="trvxj"></dl></var>
<var id="trvxj"></var>
<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cite id="trvxj"></cite>
<var id="trvxj"></var><var id="trvxj"><strike id="trvxj"><listing id="trvxj"></listing></strike></var><var id="trvxj"><video id="trvxj"></video></var><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

一般社団法人日本徽商協會

イメージ

ようこそ 一般社団法人 日本徽商協會

このホームページをご覧頂き、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徽商活動情報

和光同塵、美意延年

——沈和年先生的靜謐水墨世界

?


沈和年先生



沒有中國畫的問題,只有文化比較的問題和中國的社會問題

     這些年我越來越覺得,沒有中國畫的問題,只有文化比較的問題和中國的社會問題。
        以前讀到過一段非常值得深思的文字:美國《展望周報》(The Outlook)總編輯阿博特(Lyman Abbott)發表了一部自傳,其第一篇里記他的父親的談話,說:“自古以來,凡哲學上和神學上的爭論,十分之九都只是名詞上的爭論?!?  
     阿博特在這句話的后面加上一句評論,他說:“我父親的話是不錯的。但我年紀越大,越感覺到他老人家的算術還有點小錯。其實剩下的那十分之一,也還只是名詞上的爭。他雖然說的是哲學和神學,但是在我看來,文學和藝術都是一樣的情形。   
     為什么我說中國畫只有文化的比較問題呢?我們看一下人類的歷史,若是一個國家一直處在嚴重的封閉中,它的文化和藝術會有那么多激烈的爭論和對峙嗎?恐怕要少的多,要不是有近代西方的國家對中國的侵略所導致的文化上沖突,若是今天依然在那個大清朝的全盛時期,恐怕中國畫的問題要少的多,最多出現諸如董其昌“南北宗”論的“內部矛盾”,甚至有可能如乾隆皇帝對郎世寧的改造,讓洋人也都得去掉明暗和透視跟著“三礬九染”。   
     但是問題就在于,我們對接了西方的文化。無論是他們的精英文化還是消費文化,沖突自然不可避免,這本質上還是一個文化自信的問題。
  
     文化很難說有什么好壞,本質上講,也很難說藝術有什么優劣,但是有強勢的文化和強勢的藝術,這是國力和國際地位決定的,你不能說印第安藝術不好或者瑪雅藝術不好,但是,他們都是衰落了的藝術,是早已沒有地位和影響的弱勢文化——別忘了埃及是西方文化的生父,可惜它也早已失去了所有的影響力。  
      再有,為何說中國畫的問題是中國的社會問題?   
     49年不僅革了帝國的命,也革了傳統文化的命,這個話題談起來會沒完沒了,所以我點到為止:中國傳統的社會結構和文化結構是中國畫生存的土壤,文人為官的的管理制度和選拔官員的科舉制度和也構成了完善的文化系統,即便是有廟堂與江湖的分野,但是在文化是單一的而且完整的,中國畫的主要部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形成技法和理論的系統并有所并發展。但是近現代的中國,這些文化系統和結構都已經不在了,所以中國畫的生存土壤也就顯得有些貧瘠了。   
     當然,這些有其特殊的歷史背景在里面,我想很多人是清楚的。我們來說今天這個時代吧,三十年的經濟建設為中心必然會導致文化的衰落和精神的空洞,并且會導致極度的多元分化,這是一個復雜的社會現象。   
     簡而言之,有人吃猴頭燕窩,就有人吃地溝油和毒牛奶,有人能天天看歌劇打高爾夫,就一定有人跳廣場舞聽“小蘋果”,中國畫的問題也類似。   
     有人思考深刻的文化傳承和對應國際潮流,就有人在那里繼續畫著一百年前的“梅蘭竹菊”,這是由文化發展的極度不均衡所決定的,也是由幾十年的文化荒蕪所導致的,當然背后還有些大家都懂得的其它因素。   
     而且社會傳播的變化,大眾趣味的變化都是導致了中國畫走到了今天境地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你讓伴隨著電視傳媒和互聯網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去理解為何謝赫把陸探微歸為一品,把宋炳歸為六品(謝赫《古畫品錄》),這顯然是非常不現實的,當下的年輕人更擅長分辨蘭博基尼和比基尼是幾品。   
     觀眾和讀者都如此了,國畫家的境況也可想而知,文化永遠是一個相互作用的結果,不要忘記文革之后的文化精英很多都是鄧麗君的鐵桿粉絲,大眾文化也會影響精英文化,這一百年就是這樣發展的,自我標榜高尚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出現中國畫問題的另一個根源就是社會問題,不是靠每兩年搞一次全國美展能夠解決的。   
     百年前蔡元培曾想以美育代替宗教,縱然他的理想至今沒有實現,但是留給我們一個啟示,真正的強盛是文化的強盛,大眾的素質是文化強盛的根基,而美育的重要性就在于讓大眾可以有求美之心、審美之心、最終實現高尚之心,這不僅是當時的重要的問題,也是當下的社會最為重要的問題。



中國畫要先回歸畫家本體感受,再談筆墨

     中國畫家該做什么?怎么做?我想通過我熟識的一位著名旅日畫家沈和年先生和他的作品來講一講我的理解。
        在到過東京兩次之后,我有一種很深的感慨。我曾想過:寧愿在一個高度成熟和文明的環境里做一介平民,也不愿意在一個機遇與危險并存,可以無限風光又可能無限悲慘的社會里做一個名人。   
     正如有一個朋友寫的詩:“我愿在大理的陽光下做一只狗……”也是一樣的道理。作為一個藝術家也好,一個普普通通的個人也罷,真正的終極價值就是靈魂的飽滿與自由,可以享受點滴歲月帶給的美好,可以表達自己的情懷與熱愛,可以平靜祥和的創作和生活,不是為了什么理論或者流派,而是僅僅為了一種美好的愿望。   
     沈和年先生正是這樣的一個畫家,如我的題目中所談到的“和光同塵”一詞,在我看來這個詞是對他最貼切的形容。和光同塵不是妥協也非消極避世,而是一種任他風起云涌,我自泰然處之的淡泊與平和,更巧的是,他的名字里就有一個“和”字。   
     我相信每個人的名字里是有一種暗示的你所相信和選擇的東西,或多或少都和名字有一定的關系,你很難想象一個叫張二狗的是一個省委書記,正如你難以想象朱自清會是一個屠戶的名字。   
     沈先生本人,謙謙有禮,一看就是典型的江南文人,平靜自在,從不張揚,但是氣質神色卻又讓人感覺親切、舒服。一如他的畫,單純寧靜,雖是筆墨,卻清澈的如同山間的溪流,置身畫前,你甚至可以感覺到清風拂面,這不是恭維,因為作品是騙不了人的。那些造作的作品,任憑你怎么去解釋或者強加給觀眾一種感受,它也不可能讓人感受到美好。   
     精神分析學里有個詞叫“移情”,好的文學和藝術也一樣的具有移情的作用,它讓你產生聯想,帶你去到創作者的精神世界之中,你的情感便和作者所表達的東西交織在了一起,這便是文學和藝術的魅力。   
     中國明末清初的畫家朱耷,簡單的幾根線條便勾勒出一種富有想象力的幽深空間,后來的潘天壽也是其中的高手,雖然境界上遜色于朱耷,但是其中所蘊含的美學思想是一致的,西方有所謂的極簡主義,也是用簡化的、有限的語言去表達意猶未盡的美,雖然東西方這些思想的初衷和所表達的形態不同,但是本質上都是在力圖表達一種單純美學,尤其是在當下的時代里,一切都紛繁復雜,信息的擁堵、視覺和聽覺上都處在極度的躁動的階段。   
     西方有個心理學家叫霍妮,提出了一個“基本焦慮”的學說,大致是認為社會變動越頻繁、信息越繁雜,人的焦慮就會越嚴重,這也就是為何當下的世界,極簡會一直成為人們的追求的重要原因,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建筑、裝飾、服裝、包裝等領域,極簡的設計都是主流,這應該就是一種最簡單的社會心理補償。說到這里不得不提到《老子》里的“五色令人目盲、五音讓人耳聾”,這里面所談到的內容,已經在當下的時代里驗證了。   
     我不清楚沈和年先生是否對當下的城市紛繁復雜的世界有什么樣的感受,只能從他的作品里去解讀,近幾百年的中國畫家都熱衷于強調師承,強調筆墨的合法性,于是誕生了眾多的流派,形成了排他的筆墨系統,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卻忽略了自我的表達,直到朱耷和石濤的出現,將繪畫從文人的筆墨游戲和派別權力中解放出來,進入了文人的自我精神表達階段(在宋元以前,畫家也是這么做的,但是那時筆墨游戲的成分更多一些),沈先生的作品里,迎面而來的不是他技法的功力或者筆墨的純熟,恰恰就是一種獨到的精神氣質。
  
     我相信,優秀的作品是會將技術隱藏的,如果說一個畫家技術好,你絕對不是在夸獎他,而是在鄙夷他——技術問題都還沒解決,做什么畫家呢?   
     沈和年先生就是一個讓你忘掉他筆墨技巧的藝術家,通過畫面,進入的是他祥和靜謐的精神世界,他作品里總是會出現一些異乎尋常的光影感,而且雖是水墨,卻干凈的要命。   
     我想,這些東西永遠不是技巧的問題,而是畫家心靈的問題,藝術家永遠不可能脫離自身而去表達,正如前面所說,作品是不會撒謊的,你是什么人,就會去畫什么畫,你有什么樣的心境,作品就會出現什么樣的意境。   
     他的畫是唯美的,甚至可以說是一塵不染的,中國有種傳統的哲學觀,叫“計白當黑”,很多書法家和水墨畫家把它理解為留白的問題,實際上遠沒有這么簡單,它絕非一個技術指標,而是一種將語言盡量簡化,又最大可能的傳遞更多的信息。
  
     說起來簡單,但一個畫家要想做到,還是需要幾十年的沉淀,更難得是可以讓觀眾接受到這個信息,這只能根植于藝術家單純的心靈。   
     2015.08.13 東京 新大谷酒店(文/王灝)

沈和年先生簡歷

     1955年,上海出生?初受張翔宇先生發蒙、師從唐云先生   
     1987年,畢業于上海大學美術學院  
      1987年,開始先后三次赴日、參加在三越、東急、十合、西武百貨店等舉辦的巡回畫展及表演交流會   
     1990年,赴日留學、隨和光大學著名油畫家荻太郎教授專攻油畫、赴歐考察美術   
     1990年后,通過銀座田中畫廊、三越池袋店美術沙龍、松坂屋上野店美術畫廊、京王廣場賓館畫廊、栗原畫廊等個展及專業作家展為中心展覽發表作品。
  先后特邀參加:   
     「現代中國書畫集萃展」(東京)   
     「亞細亞新跳躍展」(漢城)   
     「故鄉情浦東行」(上海市美術家協會海外會員招待展)   
     「當代卓越書畫篆刻家大展」銀獎(北京)   
     「世紀鄉情2000一在日藝術家作品展」(上海)   
     「上海市美術家協 會海外會員邀請展」「虹之展」(上海、浦江)   
     「現代中國水墨招待展」(周莊)   
     「日本現代墨表現展」(東京、上海)   
     「國際水墨藝術大展」2003~2015(東京)   
     「現代水墨畫作家邀請展」2005~2015(東京)第4屆~第8屆   
     「東方美術交流嘉年華」(東京、杭州、安陽)   
     「世界華人2007中國書畫精品展」(神戶)   
     「東京國際藝術博會」「現代水墨畫展(東京)   
     「日臺水墨作家選拔展」(臺北)   
     「海上風」首屆上海書畫院展(上海)   
     「第1屆中國常州國際蕓術創作交流祭」(常州)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五周年「全球華人書畫展」(北京)   
     第2屆世界華人華僑繪畫、書法展優秀獎(北京)   等大型展覽   
     出版有「沈和年畫集」(上海書畫出版社)、「樂于墨繪」水墨畫技法叢書1套3冊(二玄社)「美麗的小品畫」1套3冊(二玄社)、「書家與畫家所走的絲綢之路」(木耳社)、「正宗水墨畫」(日貿出版社)等多部著作并參與執筆「水墨技法的發現」技法系列叢書6冊(日貿出版社)還在「墨」、月刊「水墨畫」、「美術之窗」、「書畫的娛樂」等雜志上執筆水墨畫特集及連載。   
     現在為上海市美術家協會會員、日本翠風會代表、國際水墨藝術促進會執行組織委員、日中文武國際藝術研究學會付會長、社團法人日本水墨畫美術協會理事及綜合水墨畫展、國際水墨藝術大展、現代水墨畫展、日中交流水墨畫展審查評委。

 

???

 

 

 

▲

试看做受120秒免费5次,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AV免费,欧美人与动牲交片免费播放,亚洲日韩AV片在线观看
<var id="trvxj"><dl id="trvxj"></dl></var>
<var id="trvxj"></var>
<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cite id="trvxj"></cite>
<var id="trvxj"></var><var id="trvxj"><strike id="trvxj"><listing id="trvxj"></listing></strike></var><var id="trvxj"><video id="trvxj"></video></var><var id="trvxj"></var>
<cite id="trvxj"></cite>